您好,欢迎您来到百纳信息网! 【登录】【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用手机 随时随地上百纳
全部分类
首页 资讯首页 行业资讯 建材 资讯详情

钢价跌至11年来最低 钢铁为啥卖出白菜价

2014年10月13日 12:13:15  
  

 跌,又跌,还在跌!进入2014年,钢材价钱下跌态势依旧一直稳定。上半年,重点统计钢企的钢材销售结算价钱降至3212元/吨,相当于每斤1.6元,与超市白菜价钱相差无几;8月末,钢铁协会钢材综合价钱指数已跌至90.63点,为2003年6月以来的创下最低的程度。

 

无论从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判别,还是就钢铁业供需关系停止考量,低价微利、产能过剩、需求不旺都已成为钢铁业必需面对的常态。但如何应对,政府和企业仍在苦觅出路。

 

 钢价为啥这么的低?主要是因为市场需求疲软、产量居高不下,供需严重失衡,价钱怎样样,关键还是得看供需。今年前8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去年降落3.8个百分点,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降落10.5%,电气机械、汽车等钢铁下游行业同样增速回落……宏观经济进入增速换挡期,对钢铁等原资料行业的产品需求难免降落。

 

  

 

 

 

今年1—7月,我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2.7%,增速较去年同期降落4.4个百分点,标明压减产能等举措已理想效。但是前7个月我国4.81亿吨的粗钢产量,仍占领全球总量的半壁江山,比例为50.1%。

 

供需关系失衡的场面让众多钢企吞下微利的痛苦。依据中钢协统计,前7个月大中型钢企的利润总额为113.28亿元,其中主停业务利润为19.29亿元。虽说与去年亏损31.69亿元相比,曾经完成扭亏为盈,但销售利润率仍然只要0.54%,为工业行业中最低。

 

 

估计有人会问,既然这样那么钢价何时才能抬头?“估计全年钢企盈利情况会好于去年,但整体盈利仍会在较低程度。”中钢协副秘书长屈秀丽在近日举行的钢铁技术经济论坛上引见,针对经济下行压力,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微调措施,如加大铁路等根底设备建立和棚户区改造,政策效果将在下半年逐步显现,估计今年全年钢铁的表现消费量会增长约3%,“后几个月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差,不用过于恐慌。”

 

 

 

 企业怎么个自救法?化解过剩产能势必意味着局部企业将被淘汰。对钢企来说,寻机遇、谋自救才是关键。主动压减产量、推进技术创新,加快“走进来”今年我国钢铁业严控新增产能,前7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降落4.2%。但是,即使在如此严控之下,6月份我国粗钢平均的日产量竟达230.98万吨,创出历史新高。产量居高不下的背后是根深蒂固的过剩产能。2003年—2012年的10年间,我国粗钢产能激增5亿吨,使当前的产能存量超越10亿多吨,一个唐山市的产能比整个欧洲还高。去年,全国粗钢产能应用率为74.3%,已连续3年低于戒备线。即使是高端钢材,近年来也呈现过剩趋向。徐匡迪举例,像取向硅钢这样在2012年每吨能卖3.5万元的优质钢材,往常每吨才卖1.5万元。

 

“产能应用率是依照设计产能测算,如思索技术进步、配套条件的改善等要素,实践产能远远超越设计才能。”李新创表示,窘境之中,还有很多企业受非市场要素限制在勉强维持消费,“以市场化角度,当前应用率应在更低程度。”据预算,目前我国钢铁工业过剩总范围逾2亿吨,相当于日美总范围,约触及投资7000亿元、员工40万人。

 

 

 

 

技术创新是重新取得开展空间的重要手腕。中钢协会长、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以为,目前钢铁业面临的窘境一是资源和环境的紧约束,二是构造失衡,三是产能过剩,这三大问题都能够归结为技术创新才能缺乏。在他看来,钢铁业行将迎来技术创新的黄金时期,“首先是依托技术创新拓展钢铁资料新的应用范畴,取得新的市场空间;其次是依托科技创新处理钢铁消费过程中的高耗费、高排放。”这样的思绪已被不少大中型钢铁企业付诸理论。武钢开发经济炼钢技术,经过工艺改良,充沛应用上炉末期炉渣,降低转炉熔剂耗费,2013年一季度就降低本钱近3619万元。首钢完成了高档汽车板的应用和出口,同时完成了0.27毫米和0.3毫米取向硅钢全系列产品的研发,依托新技术新产品,上半年首钢京唐公司完成扭亏为盈。调整产业和投资方向也是自救之道。3年前,江苏沙钢就开端从单一的钢铁消费拓展构成资源能源、延伸加工、物流贸易等多元板块。今年前7个月,沙钢完成停业收入1398亿元、利润17.96亿元,同比增长28.8%和12.6%。

 

 

 

 设想将来会怎样?

 

  加速兼并重组,进步行业集中度

 

“在竞争中被淘汰的钢铁企业退出市场将成为新的常态。”徐乐江估计,将来5年到10年,钢铁工业幅员将发作宏大变化,“各省钢铁工业的旗帜,有的可能倒下,有的可能病倒。”兼并重组看上去很美,做起来却不易。“一群羊赶到一同,会成为一群羊,还是成为一只狼?”关于兼并重组的将来,不少人持有慎重态度。对眼下的中国钢铁来说,兼并重组既是必需,也是必然。一方面,行业集中渡过低,重组有需求:去年底,前十家企业的市场集中度为32.4%,前四家企业的集中度则在21%左右,而日本前四家集中度是78%,美国是67%;另一方面,钢企盈利才能分化,局部企业亏损严重,兼并重组的时间窗口曾经开启:2013年,亏损前十的企业亏损额占比到达96.7%。

 

 

经过重组整合,优化配置分散产能,让落后产能退出市场,能够推进优势企业做强做优,主导全行业变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欧洲各国曾想象经过政府的管制和补贴政策来化解产能过剩,但效果不佳,直至80年代后以市场化为根底的兼并重组才处理问题。

 

 

 

 

特别声明:1、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百纳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本文为百纳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