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百纳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焦点 > 商业科技 > 正文

京东惊魂60天:高管地震人人自危 要加入“2B大战”

2019/4/12 11:50:25  来源:第一财经    字体大小:
分享到:

过去60天,或主动或被动,京东被置于这一轮国内互联网巨头集体优化风波的最中心。

情况还在愈演愈烈。

两周前,武宁刚刚在北京亦庄京东总部大楼的人力资源共享服务大厅(下称“人事大厅”)办完他的离职手续。

因为事先都要在公司内网系统——“京me”上提前取号,所以武宁知道,当天下午在自己前面已经有90多人排队,大家都是要办理离职。为了减轻员工的排队压力,“京me”会监控办事进度而后给预约人发送“系统通知”,提醒他们“已经快排到了”,这时再动身去人事大厅也不迟。但武宁没想到的是,那天他步入人事大厅时,里面还是挤满了人,根本找不到空座位。

等待的过程总归令人烦躁。眼前的氛围,让武宁很容易穿越到几年前——自己办理入职时的一幕幕情景。“那会儿也是乌泱乌泱的,好多人同一天入职,大家排着队等待点名,然后被拉到一个大教室集体填合同。”

时间如果倒回到一年前,那时的京东集团——上至董事局主席刘强东、下至它的17万员工,不会有谁能预见到如今的情形。

因为那时的京东,主业上看似还在稳扎稳打,年初京东商城刚完成一轮架构调整,成立大快消事业群、电子文娱事业群和时尚生活事业群,王笑松、闫小兵、胡胜利这三员“老将”分别出任三大事业群总裁,并升任集团高级副总裁、直接向刘强东汇报。然而进入2018年二季度,各种负面新闻开始渐渐集中于京东。面对各种裁员传闻,刘强东5月借公开场合回应“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7月,成立仅3年的拼团电商平台——拼多多高调上市,从收入规模到公司市值都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仅仅两个月后,一则对京东更具摧毁力的负面新闻被创始人刘强东本人所引爆——9月2日,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此后20天,京东股价跌幅近20%,市值蒸发超过600亿元人民币。

2018年12月下旬,美国司法机构宣布对刘强东不予起诉的结论。一块石头落地,接下来,京东似乎只需要保持安静。但是,这段属于京东的“安静期”,仅仅维持了到2019年春节长假结束,一场更为宏大的战争戏码便鸣锣开场了。

高管地震,人人自危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波互联网产业从巨头到创业公司的人员优化潮中,京东算是第一个公开宣布要对VP以上级别高管“下手”的,并且在业内首次宣布了针对高级管理者的淘汰比例。

2月19日,京东被曝光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消息一出,京东内外已经预计到一轮新的管理层动荡即将来临,只是谁也没想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一个月的时间里,京东接连宣布了三位CXO级别高管的离职消息。京东的CTO(首席技术官)张晨和CLO(首席法务官)隆雨分别于3月15日和3月19日宣布要离职,接着是京东执行副总裁兼CPO(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在4月4日也宣布即将离职。

4月9日晚间,京东对外宣布了“核心高管轮岗计划”并证实京东商城的两位“封疆大吏”——王笑松和胡胜利已被调任到其他的岗位。

2018年,京东一年之内三次调整商城架构。第一次是年初成立三大事业群,第二次则是在7月,京东集团CMO徐雷被任命为首个京东商城“轮值CEO”。此后,徐雷经过五个月的“考核期”,才在12月的商城第三次架构调整中,将包括三大事业群总裁在内的多条业务汇报实线收于自己名下。

京东用一年时间持续完成三轮针对京东商城的管理架构改革后,2019年1月,宣布将京东商城升级为零售子集团,与先前已完成拆分独立的京东物流、京东数字科技,形成“三足并立”的子集团结构。

从京东商城轮值CEO到京东零售集团CEO,持续“上位”的徐雷,打破了过去几年京东高管内部的博弈平衡。

回顾徐雷从出走到回归再到持续升迁的六七年时间,京东在其作为主营业务的电商板块确立了两项重任——一是跨越“自营”天花板,加速扩大第三方店铺平台的GMV规模,与天猫展开有力竞争;另一项则是在3C家电等标品之外,提升以时尚服饰为代表的非标商品的销售占比——目前看,这两项任务的完成度,都不算理想。

2019年1月,徐雷在京东商城年会,释放了对商城管理层要做大调整的信号。

他在年会现场的发言中表示,京东商城要打造能者上,庸者下的文化,要加速组织扁平化,减少汇报层级,加强一线授权;要打破常规,营造更加开放创新的工作氛围,让更多年轻人承担关键任务,走上核心岗位,为组织提供更多的新鲜血液和持续的动能。

3月上旬,有京东员工经过脉脉曝光公司将执行“995/996工作制(每天执行12小时工作制,早九点上班、晚九点下班,每周工作五天或六天)”的消息。

事后京东对外做出回应称,不会强制要求员工加班,但鼓励大家全情投入,高效产出。张际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所在的部门大家都早有默契——每天得在办公室待到晚上9点再下班,周六也要来上班,而且很难准点走。

过去,大家可能会是有事没事都得在办公室一直耗到晚上9点。张际勇最近观察的新变化则是,大家现在都在抢活儿做,因为生怕自己被周围人视为工作不饱和,那样就会有被优化掉的危险。张际勇和同事已经旁观了今年不少部门直接裁员50%。

据张际勇透露,2017年10月到2018年上半年,京东一度大力扶持员工上报各种探索性项目,很多员工对此积极性很高,因为公司当时提出了一项鼓励政策是:只要凑够8个人就可以自立门户,项目负责人的岗位也能由T转M。

但张际勇认为,这一政策的弊端是当时也有一部分人为了成立项目组而过分夸大自己项目的价值,很快就暴露了各种后遗症——“这件事后来就导致每一层的人都希望自己部门里有更多的项目,这两年京东‘造’出一批领导。为了成立项目都先把人招起来,整个部门几乎扩大了一倍,拉高了公司的人力成本。”

“到底要改成什么样,只有老刘(刘强东)自己知道吧。”多位受访京东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述了同一种抱怨——他们时刻在等着“被通知”,且只有“被通知”的份儿。从高管大换血到基层员工的持续被优化,从员工层面自下而上去仰视公司的这轮震荡改革,从大方向上,大家其实仍然一头雾水。

京东也要加入“2B大战”

电商业务缺乏想象空间,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困扰着京东。

京东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京东过去12个月的活跃用户数为3.052亿,去年同期年度活跃用户数为2.663亿,但与前一季度3.14亿的数据相比,出现了自上市以来的首次环比下滑,三个月内活跃用户数掉落逾800万人。今年2月末,京东发布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Q4期末活跃用户数虽已止跌但涨幅相当有限。

京东用了差不多十年时间,为自己依次筹集了四手能力牌——电商、物流、金融和云。京东从去年开始逐渐落地的战略重点,是要把自家的供应链、物流、技术、服务等核心能力对外开放。

在京东内部,上述转型的业务逻辑被定义为要实现从“ToC”向“ToC+ToB”的转型。

京东此前重金投入发展物流,现在则成为给刘强东最多信心的平台能力项。在其他业务线纷纷面临优化的同时,物流是京东目前唯一一个公开称要扩容的板块。

今年1月,京东物流CEO王振辉宣布公司将投入10亿元作为2019年人才激励奖金池,京东物流将在2019年新增1万名员工,以一线员工及基层和管理者为主。

而另一边,刘强东情愿顶着被骂不顾兄弟情的舆论压力,对京东配送员的薪酬体系实行调整。

就在上周,殷峰和同事被告知三个月后底薪将被取消,京东为每个快递员所缴纳的公积金比例也将从12%下调至7%,至于新入职的快递员,公司将不再为其缴纳公积金,“五险”降为“三险”。

去年10月,以北上广为首批试点城市,京东宣布推出“个人快递”业务。每个片区的快递员除了派件(完成实物电商平台的发货任务),被新增了一项任务——每天要完成片区2至3单的快递揽收。京东物流告诉快递员,公司将提高揽收业务的提成,从“2元+2%运费提成”,提高至“3元+5%运费提成”。至于这2至3单从何而来,需要快递员自己想办法。

像殷峰这样的快递小哥的工作内容转型,背后更大的公司级变化是京东物流正在积极扩大自己的非京东自营服务。

京东2018年年报显示,去掉为京东自营服务的部分,报告期内京东物流及其他服务的收入录得123.8亿元,同比增长142%,其中除了刚刚起步的个人揽收业务,更多则是为京东商城的第三方卖家提供的仓储和配送服务,由此产生的巨大费用也为京东金融服务创造了需求。而刘强东在2018年曾明确提出过对于京东物流的期望——五年内,来自于第三方的物流单量要超过京东自营业务的包裹量,前者产生的利润占比要超过50%。

值得一提的是,资本市场对于目前发生在京东内部的剧烈震荡,倒是看得很淡定,其中不乏机构愿意相信“大乱大治”的道理。2018年11月,京东的股价一度跌入到只有19.21美元的阶段性谷底,此后四个多月开始逐步回调,最高曾涨至31.62美元。

市场对于京东的信心回暖,即使是在面对媒体密集曝光各种主管离职的这一个月时间里,也不曾转凉。从3月8日到4月9日的23个交易日,京东的股价上涨15天,有8天显示为下跌行情。相比去年拼多多上市前后,以及那悲催的“明尼苏达事件”前后,投资人在今年看待京东的态度上,似乎变得更加有耐心了。

分享到:

特别声明:
1、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百纳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本文为百纳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生意在百纳 成功在百纳!将百纳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增值业务许可证:湘ICP备13011654号-1 医药信息许可证:(湘)-经营性-2005-0002

百纳网 | 百纳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