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百纳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焦点 > 商业科技 > 正文

解释公告“越描越黑” 海印神药突变“三无保健品”

2019/6/18 9:48:52  来源:上海证券报    字体大小:
分享到:

从首次公告有“疫苗”字眼,到如今声称只是“笔误”;从对非洲猪瘟“92%有效率的预防”,到目前仍在进行复养试验;从被农业农村部公开打脸,到如今公司公告自我打脸;海印“神药”沦为“三无保健品”,只用了5天时间!

上一个交易日还一字跌停的海印股份,在17日开盘前,突发两份夹杂着利空与利好信息的公告,这仓促披露的、语焉不详的进展公告,再次导致公司股价大幅波动。有律师据此公告内容直言,这意味着公司已涉嫌构成误导性陈述!

神药成“三无保健品”

面对深交所关注函尖锐而深刻的十大追问,海印股份没有及时在6月18日之前进行回复,却在17日早间急匆匆发布了一则合作进展公告。

深入剖析这份仓促出炉的进展公告可见,其不仅明显带有“甩锅”嫌疑,而且诸多新表述与那份引起股价及业界舆论轩然大波的非洲猪瘟防治疫苗公告明显矛盾。

海印股份在17日的早间公告中解释道,“疫苗”一词从未在《合作合同》中出现,而且此前披露的公告中,共有13处准确地引用了“今珠多糖注射液”,但因工作人员疏忽,出现了1处错误表述,将原公告“为非洲猪瘟防治注射液的投产做准备”表述为“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

在《合作合同》中没有出现过的“疫苗”二字,是如何被工作人员“疏忽”地写进公告并堂而皇之发布出来的?

首份带有疫苗字样的公告发布后,不仅引来诸多媒体以“疫苗”为核心标题进行报道,而且公司股价开盘即一字涨停,当时为何不及时公告澄清这是“笔误”?

更何况,在关于签署《合作合同》的披露公告中,“防治疫苗”的提法被放在了最显眼位置——在所有“今珠多糖注射液”的表述之前。如此核心的词汇真是“疏忽”造成的?有谁会相信?

事实上,海印股份两次公告出现的前后矛盾并不止于此。

海印股份披露的许启太的《声明》中提到,“本人及南药科研团队研制的‘今珠多糖注射液’属于天然热带植物提取物组方制剂,未涉及生物安全性和生态毒性问题”,且“目前仍在继续进行复养试验,试验结果将届时公开发布”。

如果实验并未完成,此前公告披露内容谈何“拥有相关专利技术”,又谈何“92%有效率的预防”?

旧的问题还未讲明,新的疑点又接踵而至了。在最新公告中提出的“复养试验”,能否经得起推敲?

所谓复养,是在受感染的养殖场中,经过隔离以及无害化处理后,重新开展养殖的行为。上证报记者从养殖专家处了解到,因为复养有赖于生猪养殖大环境的规范和改善,猪场技术管理水平的提高,规模企业的扩产,以及疫苗产品研发成功并应用推广等因素的综合作用。而即使复养成功,也并不能表明是某种药剂起到了绝对作用,两个事件并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该专家补充道,就公司目前披露的内容来看,并不能说明“今珠多糖注射液”对非洲猪瘟具有确实的防治效果。

17日的公告,不仅否认了原公告中对“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疫苗”的定位,否认了其高防治率的疗效,更让这个市场抱以极大期待的“神药”,被降格成为连试验结果都没有的“三无保健品”。

律师:已构成误导性陈述

就海印股份对于“笔误”的解释,记者采访了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智斌。王智斌向记者强调,误导性陈述,是指虚假陈述行为人在信息披露文件中或者通过媒体,作出使投资人对其投资行为发生错误判断并产生重大影响的陈述。误导性陈述的认定,取决于该陈述是否使市场产生“错误判断”,是否产生“重大影响”,与行为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过失无关。因此,即便海印股份“笔误”一说成立,也不影响监管部门对其行为性质的认定。

王智斌补充道,事实上,海印股份此前的公告,已使市场普遍认为海印股份具备了猪瘟疫苗“概念”,股价也因此出现异动,已涉嫌构成误导性陈述。

那么,既然海印股份否定了此前公告中的说法,那么公司新的披露口径含金量又有几何?

记者随后采访某主营业务为生猪养殖的上市公司,该企业管理人员告诉记者,非洲猪瘟解决方法的点滴进展都是生猪养殖从业人员密切关注的。尽管市场上以前也经常有类似“进展”的消息出现,但相关药品研发是否进入成熟阶段、是否已经能够直接引用,是规模化养殖企业更为关注的。

“民间有许多公司和实验室都在尝试采取一些措施防治猪瘟,且对外广而告之。从我们专业角度来看,这些都不可靠。”上证报记者采访中国农业科学院某权威人士时被告知。该人士指出,不论是制剂或者是疫苗的生产都需要严格的实验条件,从实验室到临床更需要时间和条件,这也是一般实验室和企业根本不具备的。他强调,偶尔的实验成功绝不代表其能生产出国家许可的疫苗或制剂。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事件的另一名重要角色,曾公开为海印股份以及“今珠多糖注射液”背书的海南省农村农业厅自13日以后一直保持沉默。

上证报记者在连续多日致电未果后,17日终于接通海南省农村农业厅畜牧一处的电话。对于记者所问,接听的工作人员表示一切后续相关问题都请以之后发布的公告为准。当记者追问此前海南省农村农业厅公告中关于南药研究团队及预防非洲猪瘟病毒感染项目等相关情况时,该工作人员回复“我不知道”。

从首份公告的粗陋错误,到澄清公告的推诿说辞,再到延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海印股份的信息披露工作可谓“高效”!只是,如此儿戏般的操作,对专业的敬畏之心何在?其信息披露的底线何在?

分享到:

特别声明:
1、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百纳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本文为百纳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生意在百纳 成功在百纳!将百纳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增值业务许可证:湘ICP备13011654号-1 医药信息许可证:(湘)-经营性-2005-0002

百纳网 | 百纳百科